看了两次展览加上花了几个小时读了从博物馆买回来的画册,终于可以写一写William Merritt Chase,一个American Impressionist。 MFA(Museum of Fine Arts)从去年秋天开始举办Chase的特展,最早是在街边路灯上看到的广告。广告上的画儿是他的The Young Orphan,鲜艳又深邃的红色,一位穿黑衣服的女性半躺在沙发上,眼神仿佛穿透了我的内心。于是决定这样一个特展,一定要去看看。

(The Young Orphan, 1884)

William Merritt Chase是一个生前非常著名的画家,在他去世之后被评论为过于传统而被人们所遗忘。展览主要分为几个部分:Studio as Theater, European Education, Modern Conditions, Posing and Composing, Japonisme, Landscape 和 Life in the Studio。从这也可以看出Chase作为一个画家,并不专注于某一种特殊的题材,而是拥有广泛的主题。其中个人最喜欢的有Studio as Theater,Modern Conditions,Posing and Composing,Japonisme和Life in the Studio.

Studio as Theater

Chase在纽约的画室充满了个性。在那里面有着大师的作品,意大利的家具,亚洲的布料,伊斯兰的灯,异域的铜罐,日本的阳伞等等等等,他的画室简直就是个百宝箱,有着来自世界各地的吸引着他的物品。这与他早年去欧洲多地学画,旅行是分不开的。画室不仅是工作的地方,也是他灵感的源泉。在这里,他画下了人们来参观时的情景,细心地雕琢着收藏的异域挂毯(Studio Interior, 1882);他画下了他未来的妻子从门边探出头,问他能不能进来(May I Come In?, about 1883);画下了他妻子坐在他的一幅画前转过头看他的景象(An Artist’s Wife, 1892, 她在欣赏的画也在此次展览里哦);画下了刚刚在看画儿的女儿转过头来和他说话的情景(Did you Speak to Me?, about 1897)。通过他的笔触和色彩,还有描绘出人物的灵动性,不仅可以看出画家本人的喜好,也可以感受到他日常生活和创作的氛围。

(Studio Interior, 1882)

(May I Come In?, about 1883)

(Did You Speak to Me?, about 1897)

Modern Conditions & Posing and Composing

伴随着南北战争的结束和第二次工业革命的到来,美国经济蓬勃发展,社会向着现代化告诉迈进(这段好像是太正式了一点)。其中最重要的一个特点就是女性解放。女性开始独立思考,开始单独外出,开始参与之前只有男性的各项活动。Modern Conditions主要描绘了社会现代化的一些景象(去外国度假之类)和女性开始广泛出现在公共场合之中;而Posing and Composing主要是Chase为各种各样的现代女性做的肖像画。个人最喜欢的是下面的两幅。

A City Park (about 1897)描绘的是在布鲁克林的Tompkins公园里,人们(主要是女性和孩子)在公园里享受着悠闲的时光,一位衣着时尚的女性独自坐在公园的长椅上,好像在好奇的看着画家,却又有点警惕。画家没有离她很近,仿佛害怕惊扰了她,脸部细节也不是特别清晰。整个画面给人感觉十分的祥和,也充满了现代生活的感觉。

第二幅是为她的学生Dora Wheeler作的画像。Chase虽然当时非常有名,但是光靠画画还是无法养活他的一大家子,所以他还教了非常多的学生,而且以女性为主。Dora Wheeler就是其中一名学生,当时她正想在艺术这个当时几乎全是男性的领域创出一片天地。Chase选择了在Wheeler自己的画室为她画画像,背景是Wheeler自己非常喜欢的异域风情的挂毯,Wheeler穿着鲜艳的蓝色衣服,在黄色的背景下尤其显眼。她一只手托腮,一只手随意的搭在椅子的扶手上,颇像当时画报里时髦的女性的姿势。最引人注目的还是她的眼神,她好像在思考,眼神中有一种坚毅,一分自信还有一分从容。

(A City Park, about 1897)

(Dora Wheeler, 1882-83)

Japanisme

说起Japanisme,最先想起来的可能是莫奈为他妻子画的一张肖像(Camille in Japanese costume, 1876),画中他的妻子身穿红色的日本和服,拿着日本扇子摆出了一个优雅的造型。由于日本明治维新,西方世界迅速的接触到了日本的各种文化并萌发了很大的兴趣。一时间西方艺术界十分流行日本和服,日本图案的阳伞,扇子,日本的绘画,还有日式的公园。Chase当时在欧洲就接触到了日本相关的艺术,并创作了许多这样的作品。Chase对日本文化十分喜爱,还为自己其中一个女儿起了一个日本名字Koto,与他的一位日本学生同名。他为他女儿Cosy(注意不是Koto)画了一幅穿着和服,剪着日本小孩发型的画儿,虽然起名My Baby,还是有评论一位这是一位日本孩子的肖像。Chase不仅特地让自己的模特穿上日本和服,在日式布景下为他们画画,而且还将日本元素渗透到了他的生活里。在他的一副描绘他的家人在海边度假的绘画中,我们可以看到日本元素的遮阳伞。 (Camille in Japanese costume, Claude Monet, 1876)

(My Baby Cosy, 1888)

值得一提的是,MFA有非常多的Japanisme的作品。除了莫奈妻子的肖像以外,去年MFA还举办了猴年特展和19世纪初伦敦和东京城市面貌对比展。猴年特展中大部分是日本的西游记绘本,还有熟悉的猴子捞月和日本著名的Three Wise Monkeys。19世纪初日本和英国城市面貌对比展主要展出19世纪初期日本的浮世绘和英国城市风貌的素描图,通过对比可以看出两个社会的不同。

Life in the Studio

有人曾在Harper’s Magazine中这样评论Chase,work is recreation and [his] recreation is work。Chase有非常大的一部分作品是描绘他的个人生活。Chase大约是把绘画作为了一种记录自己生活的方式,就像我们现在喜欢拍照片一样。其中个人最喜欢的一幅是Mrs. Chase and Child (I’m Going to See Grandma)。画中描绘了Chase的妻子Alice和自己的小女儿准备出门拜访自己祖母的场景。小女儿穿着可爱的粉白色外套,她的妈妈细心地为她整理衣服,前景中有一只非常可爱的小山羊玩具,画的右下角还有一个躺着的日本娃娃。和煦的阳光透过窗户搭载墙上和舒适的沙发靠垫上,表现出Chase一家的生活还是十分优渥的。这些描绘自己生活场景的画都有一种灵动感,看着这些画仿佛都可以想象出画家一家的日常生活场景。

Mrs. Chase and Child (I’m Going to See Grandma), 1889

Others

“我爱画死鱼”

除了上述介绍的一些,Chase还有非常多的市场上的死鱼等海产品,与他的大多数作品仿佛完全不属于同一个世界,也许是受这些鱼的质感的吸引吧。 (Still Life with Fish, 1908)

”我桃李遍天下“

前文提到了Chase通过当老师的方式贴补家用,他的学生有一些成为了美国现代艺术中的重要人物。奇特的是,他的学生几乎都没有沿袭他的印象派风格,而是发展出了自己的个人风格。大约这是与Chase本人对艺术开放的态度分不开的。MFA配套此次Chase的展览,还在整个博物馆中贴了非常多的Student of Chase的小标签。在MFA的另一个特展Making Modern中,有三位Chase的学生,分别是Edward Hopper,Charles Sheeler和Georgia O’Keeffe。下面也附上他们三位的作品

(Fugue, Charles Sheeler, 1940)

(Drug Store, Edward Hopper, 1927)

(Deer’s Skull with Pedernal, Georgia O’Keeffe, 1936)

总结

按照此次特展Curator, Erica E. Hirshler的说法,此次展览给了人们一个再发现Chase的机会。时至今日,他已经没有与他同时代的Jhon Singer Sargent等画家有名,但是通过这些绘画,我们可以感觉到他是一个非常积极,有趣,充满活力的画家,也得以通过他的作品一探19世纪初美国人民和美国社会的氛围。 (此次特展出版物封面)

最后附上MFA对此次特展的介绍,尤其推荐其中的视频

William Merritt Chase | Museum of Fine Arts, Boston 就是这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