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些日子波士顿美术馆(MFA)有一个大展,Matisse in the Studio,个人有幸去观摩了两次,非常喜欢这个展览。

本人来了波士顿之后才开始关注画展,之前去过的画展都主要是选取某个艺术家或同一时代的几个艺术家的作品,按照他们的时间、内容或者是风格排列。而与这些画展不同,而Matisse in the Studio的重点不在于展示画作,而是在于展示画作中对应的真实的物品,以及画家是如何使他们成为自己的灵感源泉,并融入到自己的艺术作品里的。

具体说这个展览之前,先简要的介绍一下Matisse这位艺术家。Matisse全名为Henri Matisse,是一位法国艺术家。我第一次知道Matisse是在心灵捕手(Good Will Hunting)这个电影里,女主的房间里挂着Matisse的 The Dance:

心灵捕手(Good Will Hunting)女主宿舍

(The Dance, 1910 by Henri Matisse)

当时鄙人对艺术几乎一窍不通,第一眼以为是高更的某幅作品,不知为什么我联想到了MFA里的Where Do We Come From? What Are We? Where Are We Going?也许都是因为是裸体的人蹦来蹦去吧,逃( (Where Do We Come From? What Are We? Where Are We Going?, 1897–98, Paul Gauguin)

后来知道了女主挂的这幅画叫做Dance,是Matisse的作品。这简易的轮廓,这鲜艳的颜色,看着是不是很像小朋友的涂鸦呢?(胡言乱语中)后来去纽约MoMA的时候看到了The Dance的实物(可惜没拍照片)。当时那个展厅里还放了Matisse画中出现的碗碟之类的,觉得特别有趣。不过跟此次展览比起来,就是小巫见大巫啦~

展览内容非常非常非常丰富,下面我就选择几个我个人比较喜欢的一些代表物品和相关的画儿来做个简要介绍~

The Object as Actor

“To copy the objects in a still-life is nothing; one must render the emotion they awaken in him.” - Henri Matisse

Matisse非常喜爱画静物。但是与过去传统对静物话的理解不同,Matisse觉得静物不只是一种复制,而更应该在其中创造出自己的空间。基于这种思想,Matisse不仅仅将物品们看作静态的物品,而是赋有生机的“模特”,“演员”,尽力从中挖掘出他们不同的生机。

Chocolate Pot

(Chocolate Pot, Photo took at MFA)

这个巧克力壶可谓Matisse作品中的明星了。银光闪闪的表面,精致的外表,在我看来略感诙谐的造型,是Matisse结婚时朋友送给他的礼物。Matisse为他画了非常多幅画,有时作为主角,有时作为配角。有时还是练笔的素材。比如Still life of Chocolate Pot中,chocolate pot作为当之无愧的主角,Matisse将背景色处理的比较深沉一致,突出chocolate pot的形象。物件的表面还倒映出studio其他部分的样子。第二幅chocolate pot的作品只勾勒了线条,乍一看非常像丰子恺的画风。这次Matisse给chocolate pot安排了一个伙伴,从中感受物品之间的相互作用对画面的影响。 (Still life of Chocolate Pot, 1900-02, by Henri Matisse, Photo took at MFA) (Still life of Chocolate Pot, 1900, by Henri Matisse, Photo took at MFA)

展览里还展现了Matisse是如何安排他的“actors”的。下面的Still life with Shell看起来是一幅奇怪的作品。确实,在这张画里,Matisse为各个物件做了纸板模型,将它们用钉子固定在画面上。Matisse通过这种手段来寻找画面的最佳构图。这不禁让人想到现在摄影师给模特们拍硬照的时候,不断调整他们的站位以获得最佳效果。 (Still life with shell, 1940, Henri Matisse, Photo took at MFA)

African Art and the Nude

“I will condense the meaning of this body by seeking its essential lines.” - Henri Matisse

Matisse有着非常丰富的非洲艺术收藏,小至小型雕塑,大到大型面具。下图就是他的一个小型雕塑,个人觉得非常可爱~

(African figure, Henri Mattisse)

正如本章开始前的引文所述,Matisse在描绘女性身体时追求的是essential line,使用简洁必要的线条勾勒出轮廓。这和传统的欧洲描绘身体的方式自然是有着很大的不同。而非洲的这些人像雕塑大多线条硬朗,几何形的抽象无处不在,大约他们对Matisse对essential line的追求功不可没。

下面是Matisse的收藏雕塑Reclining Nude和与之相关的画Bronze Figure。这个裸体雕塑人物动作有些扭曲,展现了女性的曲线美和柔美。后面的画作虽然名叫Bronze Figure,但如果不是见到雕塑本尊,很容易认为是一个真人模特。Matisse采用了微观的视角,依靠『近大远小』的『视觉错觉』,使人觉得画作中是一个妖娆的模特在那里休憩。我们也可以看到,在画中,Matisse使用线条寥寥勾勒出雕像的轮廓,展现出他对『essential line』的追求。

(front: Reclining Nude I, Bronze, by Henri Matisse; back: Bronze Figure, 1908, Oil on Canvas, by Henri Matisse, Photo took at MFA) (Bronze Figure, 1908, Oil on Canvas, by Henri Matisse, Photo Credit Henri Matisse, Bronze Figure – Nasjonalmuseet – Collection )

Studio as theater

Rembrandt produced biblical scenes with cheap goods from a Turkish bazaar, yet they conveyed all of his emotion. Tissot painted Christ’s life based on every conceivable document. He even went to Jerusalem. And yet his work is untrue and devoid of life. - Henri Matisse

在之前看William Merritt Chase的展览里,策展人就曾使用『Studio as Theater』这个副标题。看来不少画家都有把自己的工作室看作剧院布景的爱好呀~

1910年,Matisse在德国慕尼黑看了一个展览:Masterpieces of Mohammedan Art,并被展览中伊斯兰文化的织物,地毯,瓷器等等产生了浓厚兴趣。展览之后,他来到西班牙南部,进行伊斯兰文化的考察,参观了the Great Mosque at Cordoba 和the palace of the Alhambra in Granada等地。受此影响,他将伊斯兰元素带入他的画作。这也激发了他收藏伊斯兰物品的兴趣。而下面这件小桌子就在他的第一批收藏中。值得注意的是,Matisse从来不追求物品本身要出身富贵,或是特别值钱,正如上面引用的他所说过的话一样,他追求的是和伦勃朗一样使用”Cheap Goods”表达情感的画作。

(Small Table, Photo took at MFA)

(Lorette with a Cup of Coffee, 1917, Oil on canvas, by Henri Matisse, Photo took at MFA)

Lorette是Matisse的众多模特之一,Matisse曾在一年之内画了有关于她的画五十余幅。这幅Lorette with a cup of Coffee是展出的肖像画中个人最喜欢的一幅。整个作品呈现咖啡色的色调,右下角的咖啡桌非常精致,而女主角Lorette躺在咖啡桌旁,眼神也如桌上的咖啡一般,深邃动人。画作不远处,我们便能看到画中那可爱的咖啡桌。看着这咖啡桌,仿佛就看到了当时Matisse在咖啡桌上放了一杯咖啡,再让Lorette躺在边上的场景。

Mutability of Objects and Signs

“Cutting directly into vivid color remind me of the direct carving of sculptors.” - Henri Matisse

在1930中期,Matisse的画作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他将drawing而不是过去的painting作为自己作品的重中之重。 Drawing的方式使他的画风更为自由,画中的元素仿佛漂浮在一个抽象空间中。而这种变化也使他对待物品的方式发生了改变,物品不再被临摹为特定光线下的画作,而是成为一种符号,按照现在时髦的方法,可以叫做『扁平化』。

这种『扁平化』在我看来有一种诙谐的笨拙感,让人不禁想起自己小时候的一些涂鸦。而这种诙谐的笨拙感的确给人一种自由的感觉,画作中的物品具有一种流动感。

在这期间,Matisse创作了很多线描作品,其中有非常多的主题作品。在主题作品中,他把各种元素进行各种各样的组合,展现不同的侧面。由于身体不好常年卧床,1940中期,Matisse玩起了剪纸,而剪纸也进一步影响了他的画作。他把剪纸叫做”drawing with scissors”,这不仅是对剪纸的描述,也是他对drawing的重定义:drawing不是使颜色分离的活动而是对颜色的直接使用(”not an activity separate from color but one done directly with color”)。剪纸使他在画作中开始运用cut-out effect,利用颜色或物品将画面分成几个区域。比如在下面的Interior with Egyptian Curtain中,前景是扁平化的静物,由桌面构成了边界。右半边是由他的埃及挂毯组成的另一个区域,而后面是窗户和窗户外面生机勃勃的棕榈树。这几个部分之间的关系是非常有趣的。挂毯和棕榈树是非常艳丽有生命力的,和前景淡色沉静的静物形成了对比,而挂毯和棕榈树又行程了呼应。值得注意的是,我们可以看到在这张画作中,Matisse将挂毯本身的颜色进行了改变,使颜色更为的突出,对比度更为明显。 (Panel with Mask, 1947, by Henri Matisse, Gouache on paper, cut and pasted, on paper, photo credit henri-matisse.net​) (Tent curtain, Egypt, photo took at MFA) (Interior with Egyptian Curtain, 1948, by Henri Mattise, Photo took at MFA)

总结

无论是Matisse早期的作品还是他晚年的剪纸,当他将一个物品吸收进自己的作品时,这个物品就变成了一个不定的实体,根据他当时的心境和想法而变化。尽管他的早期绘画和晚年的剪纸看起来大相径庭,Matisse坚持说二者其实是一脉相承的:『我的早期画作和我的剪纸之间没有断裂……我保持的风格就是:物品应存在于自己的形式之中,但同时也为画面整体而存在。』(“There is no break between my old pictures and my cut-outs, …, I have kept the sign that suffices and that is necessary to make the object exist in its own form and for the ensemble in which I conceived it”)。

(此次展览的出版物封面)

最后附上MFA关于本次展览的链接,尤其推荐其中的视频~

[Matisse in the Studio Museum of Fine Arts, Boston](http://www.mfa.org/exhibitions/matisse-in-the-studi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