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上周又去了一趟波士顿的Museum of Fine Arts,再一次看了Making Modern的特展。那个特展做的挺好的,有毕加索和波洛克的艺术生涯变化和二者之间的对比,其中还有他俩作画的视频,很有趣。还有在极简主义那篇文章里介绍过的蒙德里安。

这次我又注意到一位画家叫做Charles Sheeler。他不仅是一位画家,而且是一位摄影家,大约也是因为这样一个身份,他的作品属于精确主义(Precisionism)。

精确主义兴起于二十世纪上半叶,正值美国工业全面发展的阶段。各类的工厂,各种各样的摩天大厦迅速的出现。

(Fugue, Charles Sheeler, 1940)

这幅作品名称叫做Fugue,取景于在麻省附近一个小镇的工厂。Fugue是一种音乐形式,以重复的结构为特点,想必Sheeler觉得和工厂中的重复结构有异曲同工之妙。这幅画是当年一个杂志向Sheeler约稿,希望他可以画一组起名为“Power”的作品。

(Ore Into Iron, Charles Sheeler, 1953)

这幅作品叫做Ore Into Iron,取景地为匹兹堡的一个钢铁厂。除了一样的工业感,精确感以外,这幅图仿佛又多了一种透视的错觉,让人想起Escher。

精确主义给我的感觉就是亦真亦幻。它又非常真实,讲求对细节的还原,直线是笔直的,圆形是完美的。但他又不是真实,他是扁平的,光影透视是使用的平行光,有一种设计图纸的感觉。他仿佛在复制一个世界,但又创造出来了另外一个世界。

除了亦真亦幻以外,精确主义主要取材于工业设施,这种让人感觉仿佛和艺术一点关系都没有,甚至是在对立面的东西。但通过突出主要的结构,过滤掉不必要的细节,却有了一种韵律,甚至可以冠以Fugue的名字。

于是又想起了Arthur Ganson童鞋,那个设计精巧的机械作品,把冰冷的齿轮等装置变成艺术的人。也许技术和艺术由于太对立了,反而稍微一转就走到了对方的领地,就像三体中的归零者,通过把宇宙先降到零维再回归高维。

之前有听说这样一个时期,说在摄影艺术出现后,人们开始怀疑绘画艺术还有必要存在吗?绘画艺术开始的初衷是为了记录现实,而当能够更好地记录现实的技术出现之后,还有必要画画吗?

从Charles Sheeler的画来看,大约二者还是不同的。即使已经是精确主义了,绘画和摄影还是不同的。摄影没有亦真亦幻的感觉,摄影是真实的。绘画即使再想记录真实,也不是真实,但在这虚幻和真实的夹缝中间却有一种美,就像小说有的那种美,引人入胜。

P.S.

最后还有一个有趣的事情。MFA正在做一个关于William Chase(一位美国的著名印象派画家)的大型特展(真的是非常的大……),而Making Modern特展中很多画家都曾是Chase的学生,Sheeler就是其中一位。上上周也看了Chase的特展,这位画家也是蛮有趣的,作品个人也非常喜欢~不过当时没有进行特别细节的记录,有时间还希望可以再去一次,记点笔记,然后来说说这位被underestimate的印象派画家。